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工会工作>文化园地 > 正文内容

散文 父亲的笔记

 我家有一个尘封了近十年的盒子,那里保存着父亲写过的部分笔记。

  父亲是在2009年1月30日去世的,每每想起父亲我的心总是不能平静,如同搬走了一座大山。父亲爱学习、爱读书看报。父亲一生写过无数的笔记,但我只阶段性地保留28本,父亲的笔记从1959年到2008年分为日记、学习笔记、读书笔记、采访笔记、外调笔记、工作笔记……翻开这些笔记,记录着父亲的生活、工作、思想、自律、仿佛看到了父亲从青春走到暮年。

  父亲一生做过区队报道员、矿工报社记者、编辑、广播站站长、矿宣传部长,基层支部书记,他所从事的工作都是与新闻与宣传有关。

  记得父亲最爱穿四个兜的中山装,蓝色的中山装总是一尘不染,上衣的右上方口袋里别着一支钢笔,下方的口袋里装着一个记录本,遇到什么事情总是随手掏出本记录下来。

  童年时,每到夏季吃过晚饭,邻居们都会扇着扇子坐在院内听小喇叭里的新闻、评书,还会唠唠家常,而父亲在听新闻时就会不停地拿出小本本记录。邻居的大伯大妈给亲属写信总是找父亲代笔,遇事也会找父亲拿主意,父亲总是不厌其烦帮助大家,每年过年还会自费买来红纸为大家写对联,深受邻居们的爱戴。

  翻看父亲的日记,仿佛看到了一个坦坦荡荡的父亲。他在1966年1月28日的一篇日记中写道:“国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当个人利益同国家利益发生矛盾时,我要毫不犹豫地服从国家利益。”在1966年3月27日的日记中写道:“今天领导安排我去采访写稿,要在晚上矿区新闻通过小喇叭播出,我接到任务后刚要出发就接到妹妹的电报说父亲病危,是工作还是回家?我立即想到:‘当个人利益同国家利益发生矛盾时,我要毫不犹豫地服从国家利益。’然后就去采访写稿了,做完工作,我骑自行车赶了近百里路程回家,到家后父亲已经去世下葬半个小时了,我悲痛、我心痛,但我并不后悔先去完成了工作……”读到这里我的眼睛湿润了,我深深理解父亲忠孝不能两全的痛楚。看着这些纸页发黄,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的日记,我被父亲那种爱岗敬业、恪尽职守、言行一致的精神所感动。

  在1965年8月的一篇日记中写道:“六五年八月,朋友从北京给我家人捎来一套女上衣样板,打开后一看是三件,原来服务员给拿错了,朋友购买时也没检查,我想一件是五分钱,三件就是一角五分钱,我多赚了一角钱便宜,那一角钱是国家的、是集体的,如果我不声不响了,就等于把毛主席关于共产党员要十分廉洁克己奉公的教导给忘掉了,思考了一个星期后,我花了八分钱买了邮票寄给了我们县服装厂。” 父亲讲廉洁,一角钱的便宜也不占,时刻按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而我在后来的日记中看到父亲是1975年6月27日才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时刻接受党的考验,把对党忠诚作为一生的奋斗目标。

  父亲的学习笔记里摘抄了大量语录、名言、文件,写下了他的收获、成长和思想变化,也留下了时代的深深烙印。

  1974年至1979年父亲记了大量的外调笔记,当时父亲在北票矿务局阶级教育展览馆做矿史调查和编写矿史工作,他几年中先后行程几万里,走访地下党员、受苦矿工家属、敌伪人员等160多人,并参观了东北、华北18个万人坑展览馆,亲自采访了董德康、余仲贤等老一辈革命者,留下了八路军领导北票矿工反日抗日的第一手资料。

  还有一种是父亲的工作日记,记录着工作计划、安排、会议和实施情况,有的页面清晰、有的页面圈圈点点,画出了重点。翻开1984年的工作笔记,看到他多次全文抄写了与工作相关的文件,因为当时打印材料还不如现在方便,他把文件抄写在笔记本上,为的是工作中及时学习参照。

  读着父亲的这些笔记,我读出了感动、读出了坚强。我读懂了父亲、读懂父辈、读懂他们那一代人的耿直、正直、无私、老实和忠诚。

  父亲退休后也不忘写笔记,但内容是一些经典歌曲、古诗词、养生知识等,即使患病期间也不忘看书看报,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

  父亲常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父亲的笔记就是留给我们最好的财富。

  运笔至此,我忽然想起不知是哪位名人说过的话:走在我们前面的人就是一处最好的风光。

父亲是我一生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