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工会工作>文化园地 > 正文内容

微篇小说 儿啊你咋的了

        周日下午白局长骑上自行车来到十里外的矿区看望年近古稀的父母,想想已经有半年多没有来看望父母了。推开屋门母亲正在摘菜看见他一愣说:“你咋来了?”他说:“妈!我给您剪剪指甲吧。”看到母亲的手他的眼睛湿润了,心想:“母亲那双纤细灵巧会织毛衣的手什么时候变得皮肤松弛布满老年斑的呢?”母亲看到他流眼泪轻声地说:“儿啊你咋的了?”他说:“没事没事。”给母亲剪完了手指甲、脚指甲。

  父亲遛弯回来了,他知道当了一辈子矿工的父亲最爱泡澡,就说:“爸:我领你去公共浴池洗洗澡吧。”给父亲搓背时他的眼睛湿润了,心想:“那个小时候让我当战马骑的脊背是什么时候弯曲的呢?” 父亲看到他流眼泪轻声地说:“儿啊你咋的了?”他说:“没事没事。”

  洗完澡后,他在超市买了母亲最爱吃的红肠和大虾,又买了父亲爱喝的杏花村酒,他说:“爸,我今天没开车,我陪您喝两盅。”

  回到家里看到母亲坐在沙发上默默地流泪,他急忙问:“妈!你咋的了?” 母亲反问道:“儿啊你咋的了?你当局长后天天忙,也没时间回来,今天有点反常呀。”

  父亲说:“你爸我当了一辈子矿工坚强着呢,有话你就直说吧,是不是纪委开始调查你了。”

  他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了下来说:“重阳节到了,我就想陪陪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