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可咏歌 王洪奎

 丹青可咏歌

                                    文╱李景辉

        与国风认识多年。同在一座小城,又有大同的爱好和志趣,交往起来好像总因一缕缕墨香牵引。所以,虽然偶尔相见,对他的字画却是景仰多年。

        大约十七、八年前,一个冬天傍晚,我正在书店看书。国风拎着一幅卷轴进来。读书人的偏爱,看到画轴一如嗅到书墨溢香,一定要观瞻一番。展开来,是他所书的一幅隶书横幅,淡黄的宣纸上四个端庄古朴的大字:周公吐哺。而不同寻常的是,美术味和装饰感颇强:四个浓墨大字的周围,点缀着一行行淡墨小字。小字的内容是曹操《短歌行》诗文片段。这种章法,在当时书画创作中并不多见。这些墨趣的点染、章法的疏离和画面的张弛,给人的感觉是面目一新。

        当然,近几年国风的艺术思想多半是扑在其钟爱的绘画上面了。他的画作,给我的印象自然是文人画,而又偏重人物。提起这些特征,不禁想到朱新建、刘二刚等在当今美术界类似文人画又不同于文人画、个性十分鲜明的画家。同是近乎写意的人物画,国风的画绝没有沾染朱新建画作甜媚和大俗的张扬之光,而我宁愿说他与刘二刚的笔墨巧至、志趣相投,甚至,贴乎贾平凹的粗野与朴拙。

说到这,同为文人,我更愿意让国风的画趋古于宋元,那些遣兴悠然的闲适存在和慢条斯理的绅士描绘。在其《饮酒微醉图》里,尤能察觉宋人梁楷《泼墨仙人图》中醉人罢酒的浪漫姿态。宋元文人画,讲究趣味和情调,元人钱选的《蹴鞠图》古朴高雅又不失情趣,这些古意与士气的融合,正是文人心怀锦绣的佐证。

《庄子•秋水》中,有这样一段著名的对话:“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云云,表面是两个智者的哲思巧辩,其实,参与者却是三个。那个第三者便是那条被庄、惠二人说来道去的鱼。于是,国风在其画作《庄惠濠梁之辩》中,将那条被拟人化又充满智慧的鱼游弋其间,人对鱼、鱼对人、人又对人的相互转换,善辩、揶揄、嘲讽跃然其中,得意纸上。

几年前的一次聚会上,和国风聊起插图。在他和文友面前就极力推崇丰子恺的漫画形式和文化精神。竟开口求之:我若出书,就请国风以类似丰子恺的漫画风格为我的书装点门面。那时,在我接触的画家里,能担负此任者,国风当之无愧。

大画有大画的魅力,小画有小画的风情。鸿篇巨制自然耀人耳目、涤荡心怀,而小巧玲珑也能怡然性情、大快朵颐。国风的画里,有为浙江天目山禅源寺、调兵山明月禅寺等寺院恭绘的达摩老祖造像,也有给茶楼酒肆写就的市井趣图。不一而同,其文人的奇思妙想,无不生机盎然。

                          

 

 

 

 

 

 

 

 

 

 

  • 上一篇:没有了!